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夏日行之雪山露营

躺回床上,我搬开手指头开始数我的假期,半个月,才过去两天时间,剩下的13天,该怎么安排呢?头开始痛了,以前深陷在工作中,整日忙忙碌碌,下班了还得赶回家去伺候老佛爷,基本把自己给遗忘了,现在有时间了,我咋茫然了呢?

  算了吧,不想了,玉龙雪山,总归是要去的,但是这个地方如果没有熟人,玩起来也不是特别舒服,还是找个向导吧,我心中暗暗的完成了计划,找到中国国旅,提出了我想找个向导的事情,旅行社的一个小伙子自告奋勇,我看着这壮壮的小伙子,心里也觉得还不错,上山带个丫头,不是她照顾我,而是我照顾她了,这个小伙子在一起,家伙事的都让他给背着,我自己就轻松许多,完全可以游玩观赏了。不过单人的向导,价格也不便宜,一天300元的向导费。不过这都是在私下聊天的,也不用和旅行社签署合同什么之类的,给他我的电话,越好了明天见面的地点,我便回到饭店,开始养精蓄锐。

  次日,我来到见面地点,没有看见那个姓钟的小伙子,却看见一个娇灵灵的小丫头站在那里,我不由有些恼火,这个小伙子搞什么名堂?说好了时间和地点,怎么会迟到呢?如果这样的话,我敢把我的安全托付给一个不讲时间概念的人嘛?

  掏出手机,通知他他不用来了,结果听到话筒对面传来一阵阵咳嗽和连声的抱歉:

  「大哥,真对不住了,昨晚突然高烧,现在在医院点滴呢,我给你找了我妹子过来,她不是导游,不过在山脚下长大,对那里很熟悉,她带你,你会看到很多你看不到的美景!咳咳!」我说:「没看见人啊!」这时,那个小丫头款款向我走来,我心里一个机灵:难道她就是你所说的妹子?

  事实验证了我的想法,她走过来,对我嫣然一笑:「你是林哥吧?钟哥病了,托我过来带您去雪山,你不介意吧?」

  「你能爬上雪山啊?」我真心的对这个女孩持怀疑态度,因为太水灵了,爬山的有几个不是腰粗腿壮的。

  「林哥,小看人哦,我读高中的时候经常带客人上山的!高考前心里不舒服,我自己一个人偷偷的去爬山,结果感冒了,成绩才不理想,要不,您还真见不着我了。」小丫头倒是伶牙俐齿。

  「那你给我说说,这雪山,怎么玩才好玩?恩,时间和钱不是问题。」「那去露营啊,我也好久没有露营过了,不过,就你一个人啊?」「怎么?怕我啊?」

  「谁怕谁还不知道呢!」小丫头脸上露出了一点红色,看你嘴硬。

  我扔给她两千大洋,让她去准备相应的物品,过了不到一个小时,一辆吉普开到了我喝茶的地方,手机响了起来,我和她开始了登山的旅行……10:00左右抵达玉龙雪山游客服务中心,小丫头去买了索道票,我们先去看了丽江印象,感觉还不错,这边的茶马古道好像都成了云南的一个人文景点了,到哪里都有茶马古道,而且都是差不多的搞几匹骡子几匹马人带着溜达一下,游客就感受到了古道的气息,我们的座位很好,前排,有几个小丫头倒是蛮精致滴,搞笑的是,骡子上场的时候,居然尿了一路,小丫头捂着嘴无良的笑,我倒是顶着这骡子尿尿的地方,期待它能伸出来点……随后背着背包,去玩冰川公园,下午回到了游客中心,晃悠晃悠的等电瓶车,然后杀向蓝月湖,这丫头一路上讲的都是故事,以前旅游的时候导游为了调节气氛,会唱唱歌,讲几个笑话,尤其是带点色的,一车游客就兴致勃勃跟着起哄了,导游就开始轻松了,这个小丫头反其道而行之,搞得她很累,我也很累。好不容易到了蓝月谷,在她的带领下,我们渐渐的脱离了大队伍,到了她的后门,唰的就穿越了,两个人在这个谷里找了个隐蔽的地方藏起来,到了天黑的时候,我们打开包裹,吃了点干粮,开始搭建我们今晚露营的帐篷。

  这个时候,我发现小丫头带了两个帐篷,呵呵,倒是心眼挺多的,其实,今晚我真的没有想过要和谁XXOO,只不过想找个地方独自享受旅游的乐趣,找回自我,我的帐篷搭好了,可是看着她傻傻的站那,看着一堆拆开的器械,我走过去问:「咋那?」

  小丫头说:「帐篷中的立支柱少了一根!打不起来了!」我看着她,很认真的说:「两个选择,要不你和我一起住,要不,我们现在开始向回走!时间太晚可不行。」

  小丫头看着我说:「你以为啊,估计现在大伙还在外面找我们呢,我们出去,许多事情不好说了。」

  「那就只能委屈你了,我发誓,我是正人君子,绝对不会对你怎么样!」「我说了你会对我怎么样了吗?」她扑哧一笑,轻轻的捶了一下我的肩。

  帮她收拾好帐篷,我们一起窝进了我的帐篷,8月的蓝月谷,晚上还是有点冷,不过她租了大衣,两个人肯定挤不进睡袋了,我们把行李全部放在了帐篷外面,用绳子拴好,我穿上大衣,一个人望着那蓝的有点发黑的天空,数着天上的点点繁星,心里又开始想念我的女朋友,她现在在做什么?她有没有这样枕着大地看月亮数星星来想我?

  「这么冷,你在想什么?」小丫头从帐篷中露出个头,向我吆喝。

  「没事,我在想月亮为什么会有阴晴圆缺。」

  「哈哈,那你为什么不想人为什么会有生老病死?」「恩,这个也在我考虑的范围之内。」我恨装逼的说。

  「想通了没有?」

  「还没有。」

  「那你继续想,如果想通了,请告诉我一声,说服我了,我有奖。」小丫头头缩回了帐篷,里面的灯灭了。

  「奖啥啊,一个拥抱,一个吻,还是以身相许啊!」我冲着帐篷喊道。

  「现在可以送你一句话:别人是白日做梦,你是黑夜做梦!」帐篷里面传来她的嬉笑声。

  「唉,晚上就是做梦的时候,难道不晚上做梦,一定要白日?」我故意向沟沟里面带,可惜的是帐篷里面沉默了,麻痹的谁说云南人憨厚踏实来着?看来外来人多了,山里人也被带坏了。

  我继续遥望我的天空,却想不起我的女朋友了,人真的不能颓废,一旦打开潘多拉的盒子,各种妖魔鬼怪都会从中跳跃而出,我现在也发现,盒子盖不上了,我想起了我行李包中那只短笛,还是在高中的时候托人从上海买回来的,紫竹,为高中初恋的女人吹了三年,最终还是没有吹回来她的心,我回到帐篷边,从行李包中拿出了那只短笛,于是,满笛子的忧伤伴着弯弯的月亮节奏抛向了这个悠悠的深谷……

  节奏完了,她的歌声还在,「弯弯的月亮下面,有条弯弯的小河……」她伸手擦掉我脸颊上的泪水,我顺手拉过了她的手,放在我的脸上,感受她手中传过来的温暖,「呜……呜……呜……呜……弯弯的小船悠悠,是那童年的阿娇~ 」「你叫什么名字?」我突然想起来我还不知道她叫什么,好像我出来后都不习惯问别人的姓名了,以前做接待的时候也是这个习惯,重要的VIP事前都有资料,自然不用问,其他的人,都是交换名片,也不需要问,出来玩散心,对别人追根求源,弄得像警察一样的盘查户口,也没啥意思,突然在这个瞬间,确实想知道这个小丫头叫什么。

  「你就叫我阿娇吧!」她没有穿大衣,却暖暖的倚在我身上。

  「好啊,那可是我的初恋情人的名字,呵呵,一叫唤,容易动情。」「只是名字而已,让你动心的不是这个名字,那是那个人。」「都是有故事的人!」

  「想清楚月亮为啥要圆缺了没有?」

  「单纯的从地里知识上说,他始终是圆的,只是我们观察的时候看不见存在的那部分。」

  「那人为什么要有生死呢?」

  「这个只是自然规律,是新陈代谢的一种替换,老的不死,新的如何出生?」「如果你可以选择,你会选择哪一种?」

  「首先我没得选择,如果有的选,我还是会选择现实。」我如实回答。

  「也就是说,过去的你会让他过去,将来的你会选择将来。」这阿娇打破砂锅问到底。

  「面对过去,立足现在,把握未来这是颠簸不破的真理,沉迷在历史中不能自拔,你会被自傲或者自卑给统治;仅着眼于现在,你会背公立迷失双眼;如果你只想将来,你剩下的只有一个个如同肥皂泡的梦想,所以,我个人认为,你的这句话我要彻底的否认和推翻,然后在踏上一万脚。」我笑着打趣她。

  「你啊,推翻我的话就推翻,非要踩上一万脚,难道是想练成佛山无影脚不成?」阿娇用身子推了我一下,我感受到了那团柔软,顿时,弟弟不争气的有反应了。

  「天冷了,你单薄,我们回去休息吧。」我揽着她的腰,她没有拒绝,我们相随着回到了帐篷,夜,越发的深了,温度越发的低了,没有办法,我们只好打开了睡袋,但是仅有50公分宽的垫子上放不下两个睡袋,于是,两个相对来说比较苗条的人努力的钻进了一个睡袋,我很努力的将上衣盖在睡袋上,缩进睡袋,抱着她略显瘦弱的身子,酣然入睡。

  半夜,她在睡袋内翻动身子,我被惊醒,本来相拥相对入睡的姿势,被她一翻,变成了我从后背环抱着她,充满青春和弹性的臀部,正好顶在我的档前,管不住了啊,于是,小弟弟又可耻的硬了……

  我很想再次入睡,可是充血的弟弟让我难以做到,坚如铁的弟弟被她臀部顶着,听着她又节奏的呼吸声,心想,这个小丫头倒是对我挺放心的,就这样入睡了。

  好不容易才迷糊,突然她又开始动了,心里那个恼火,你到底还让不让我睡觉了?正准备说话时,听见她喊:「林哥,林哥!」难道我碰到了一个贼?想半夜将我的东西顺走?一想到这个我不禁头皮发麻,没有这么倒霉催吧?我觉得继续装睡,可是她还是继续喊我,并开始用手推我,这不像啊?我才假装迷迷糊糊的应了一声。

  「林哥,我想上厕所。」

  「你去吧。」我继续假装迷糊的说。

  「可是我害怕,这里晚上有野兽滴。」

  我只好起身,穿好大衣,帮她穿好大衣,才走出帐篷,外面的寒气让她一个哆嗦,我不禁搂住了她的腰,走到离帐篷50密远的地方,她推开我的手,躲到一个灌木丛的后面,悉悉索索的开始为植物施肥,这一阵天籁之音让我浑身开始燃烧,肿么办啊?想办法把她办了吗?正在我遐想的时候,她回来了,我们又一前一后的回到了帐篷,看着她那大大的哈欠,两个人又同时钻进了睡袋,不过,这次我勃起的弟弟给我们制造了些难度,她依然背向我,躺好后弟弟正好指向了她的臀部,她不敢动,我也不敢动。

  良久,她低声的问:「想谁了?」

  「阿娇!」我回到到。

  「恩?」她误会了,以为我叫她难道她真叫阿娇?

  「恋爱了3年,不过是单相思,以后交了女朋友,还是想她,现在女朋友出走了,还是想阿娇。」

  「讨厌。」她有点恼怒的说到,女孩子还是脸皮薄,随着她身子报复式的向后一顶,我可怜的弟弟在裤子内被折磨的够呛,我双手环抱过去,交叉正好握住了她那不大的一对胸器,很温柔的摸了摸,她急促的说:「别啊,这荒山野呤的!」「荒山野岭?这也该是良辰美景。」手上加强了重量。

  「你欺负我。」

  「你喜欢我欺负不?」我在她耳边轻轻的说。

  「……」她没有回答,身体随着我的抚摸的手开始有些动作,导致的是我的弟弟勃起的越发厉害。

  「我用手,行不行?」她说着,手从睡袋中移到我的档前,隔着裤子摸着我的弟弟。

  「好啊,就是你自己性哭了!」我依然咬着她耳垂,吹着气,低声的说着,闭着眼睛,享受着她芊芊玉手隔着裤子的抚摸。

  过了半响,她手也累的不行了,我笑着对她说:「怎么样?很辛苦吧?要不我为你服务?」得到的依然是她的沉默,我试着将手从她裤腰中伸进去,内裤外面都能感觉到湿,我在耳边低声对她说,「我现在能感觉到你是个诗人!」「你讨厌!」她把手收了回去,用臀部向我顶了一下,我慢慢的解开她的裤袋,在她的配合下脱下了她的裤子,同时我也把我的弟弟从裤子中解脱了出来,我放任弟弟在她两条腿之间穿梭,但是就是不进她的小穴。慢慢的,她臀部开始发热,她自己受不了了,用手引导我弟弟到她小穴门口,滑滑的,暖暖的环境让我的欲望战胜了我的挑逗,扑哧,半截就顺着这迷人的柔道挤了进去,她啊了一声,僵了一下,开始享受弟弟在里面的进出……在这个睡袋里,没有办法去换太多动作,两个人就这样,一会儿平躺,一会儿她在下面,我很庆幸睡袋是软的,就是太小。同时所幸的是几浅几深的技巧还是可以掌握的,16。3CM的弟弟长度也足够顶到花心,两个人,就用这么同一个姿势,在睡袋中抵死缠绵,第三次的时候我很庆幸,昨天晚上没有出去寻欢,要不这么好的资源就这么错过了……

  次日醒来,看着她还在睡梦中,脸上挂着甜甜的笑容,这么荒唐而又美妙的一个夜晚就这么过去了。

  征程,还在脚下,需要继续走下去,不过,她说过,这荒山野岭的不合适,那我们找个合适的地方在继续吧!

  字节:10102

【完】